路由小助手
  • · 
  • · 
  • · 
  • · 
  • · 
您现在的的位置:首页 >> 旅游资讯旅游资讯

镇江金山寺大雄宝殿上的六个窗雕故事

2014-11-25 09:55:42

金山寺的大雄宝殿雄伟壮观,为了使偌大的外墙不显得呆板,大雄宝殿前后的外墙壁上,镶嵌着六个漆金香樟木窗雕。在园林建筑艺术上,这称之为“化实为虚”,正是金山大殿设计的妙处。这六块窗雕上,雕有六个有关佛教人物故事,让我来给大家品读。


第一个故事是“金山御制梁皇宝忏”,话说南梁武帝的皇后郗氏去世数月,武帝非常怀念,心情很不好。

一天夜里,梁武帝听到宫殿外有窣窣声,原来是一条大蟒盘踞在宫殿之上。武帝正在惊惧的时候,大蛇向他哀求说:“我是郗皇后,因为在世时嫉妒后宫,毒害了很多嫔妃。死后变为毒蛇,不能饮食也没有窟穴居住。请为我做佛事超度众生,让我安心。”

次日上朝,梁武帝召来很多高僧到殿堂上,并向宝志和尚请问脱苦的方法,宝志嘱以礼佛忏悔,约请九位高僧,在金山览阅藏经,编成《水陆仪轨》。并定在金山寺启建水陆普度大斋胜会,做道场49天。

梁天监四年,梁武帝亲赴金山寺主持水陆大法会,这是当时佛教全国最大的水陆法会第一道场,所以宝志禅师也被尊为水陆道场的首位大德。相传,做了七七四十九天的水陆道场,超度郗娘娘脱离苦海。窗雕画面上的蛇,就是郗娘娘的化身。自此之后,金山寺的水陆法会受到了朝野的重视。

第二个故事是“道月与岳飞圆梦”。岳飞被十二道金牌召回,在瓜洲驿中安歇时忽得一梦,两犬蹲坐讲话,又有两人赤着胳膊,立在旁边。扬子江中忽然狂风大作,白浪滔天,江中钻出一个怪物,似龙非龙,望岳飞身上扑来,岳飞猛然惊醒。他想到金山寺有个道悦和尚,能知过去未来,于是第二天来到金山寺,拜见道悦,将夜里之梦细细地告诉一遍。道悦道:“元帅怎么不解?两犬对言,岂不是个‘狱’字?旁立裸体两人,必有同受其祸者。江中风浪,拥出怪物来扑者,明明有风波之险,遭奸臣来害也。元帅此行,恐防有牢狱之灾。”临去时,道悦口中念道:风波亭上浪滔滔,千万留心把舵牢。谨避同舟生恶意,将人推落在波涛。

  道悦同时赠给岳飞几句偈言:岁底不足,提防天哭。奉下两点,将人害毒。老柑腾挪,缠人奈何,切些把舵,留意风波。

  岳飞当时没听懂这些话,直到被秦桧构陷入狱,腊月二十九天降大雨,岳飞才悟出“岁底不足,提防天哭”之意。岳飞在和其子岳云、爱将张宪一起被绑赴风波亭时,叹道:“罢了,罢了,那道悦和尚的偈言,说是‘留意风波’,我只道是扬子江中的风波,谁知牢中也有什么风波亭。不想我三人,今日死于这个地方!”

  结果了岳飞三人之后,秦桧即差家人何立,赶往金山寺,捉拿道悦。何立来到金山寺,道悦正在说法。长老将“梦幻泡影”四个字讲得天花乱坠,随后念偈一首,“闭目垂眉,就在法座上坐化去了”。

  秦桧后来听说金山有七峰岭,是一风水宝地,每代出高僧,盛怒之下,遂派人将七峰岭削平。后人为了纪念岳飞和道悦而在此建阁,名曰七峰阁。之后屡经兴废,改建为七峰亭。

第三个故事是“苏东坡输玉带”::一次苏东坡去金山寺找佛印和尚,佛印和尚正在坐禅,于是对苏东坡说:“这里无座。”

苏东坡说:“借大师四大做禅床。”佛印说:“老僧有一问若答得,即与四大为禅床,若答不得,请留下玉带。”东坡随即解下腰间玉带置在案上说:“请大师问。”佛印问:“老僧四大本空,五蕴非有,你向何处坐?”

东坡一时给问住了,无语对答,佛印随即叫来小和尚,并大声说:“留此玉带为金山寺镇山之宝。”苏东坡只好点头同意。佛印出于礼貌回赠一件衲裙。窗雕画面上小和尚,手拿苏东坡的玉带,再现了这个典故。

第四个故事是唐代“鸟窠禅师与白居易交往”的故事,白居易被贬到杭州,有一次去拜访鸟窠禅师。

鸟窠禅师在杭州秦望山,住于山最险处的一棵大松树上。白居易看到了便问:“你在上面不感到危险吗?”鸟窠说:“我坐在上面看起来危险,其实一点儿都不危险,而你在下面看起来不危险,其实非常危险!”白居易疑惑地问:“我有什么危险?”

鸟窠说:“薪火相交,识性不停,得非险乎?”意思是说,你被贬到这里心情一定不愉快,如再有不测,那后果不是非常危险吗?

白居易听了一愣。鸟窠接着说:“要想改变这种命运,必须修得佛法大义。”白居易问:“什么是佛法大义?”鸟窠说:“诸恶莫做,从善行事。”白居易不以为然地说:“这是老生常谈,就连三岁小儿都知这个道理。”

鸟窠笑着说:“不错!就连三岁毛孩都知这个道理,而八十老翁为什么行不得呢?”白居易一听,悟出了道理,便对着鸟窠禅师长拜而去。

第五个故事是唐代“懒残和尚点化李泌”。

懒残和尚明瓒禅师,唐天宝初年南岳衡岳寺做苦行僧,他总是吃众人剩下的饭菜,因为“性懒而食残”,被称为“懒残”。

李泌在衡岳寺隐居时,暗中观察懒残和尚的行为举止,认定这个和尚决非凡人。但告诉别人,别人都不以为然。

在一个寒冷深夜,李泌一个人悄悄地去找懒残和尚,懒残和尚在烧干牛粪烤芋头吃。李泌一声不响地跪在懒残和尚的旁边。懒残却像没看见他似的,李泌愈加恭敬。懒残和尚忽然转过身来,把自己吃剩下的半个芋头递给李泌,李泌双手接过来,恭恭敬敬地吃了下去。懒残说:“别多说话,领取十年宰相吧!”李泌悟出了懒残和尚话里的意思,在唐肃宗、代宗朝当了十年宰相。

此画还有一说。相传,懒残和尚作有一首生活禅诗:世事悠悠,不如山丘;卧藤萝下,块石枕头。不朝天子,岂羡王侯,生死无虑,更复何忧。

此诗在禅林赞誉颇高,这首诗传到皇帝那里,唐皇就很想见识这位懒残和尚。于是大臣拿着圣旨,寻到禅师在山上住的岩洞,招呼懒残和尚,懒残和尚却装聋作哑忙自己的事。大臣探头往洞里一瞧,只见炉上烧着山芋,烟火弥漫,熏得懒残和尚泪流涕淌,大臣不由得喊:“喂!禅师,你的鼻涕流下来了,为何不擦一下呢?”

懒残头也不抬的说:“我才没有那闲工夫为俗人擦呢?”说着就坐在了炉旁,随手拿起滚热的山芋吃,并随手拣了两块递给大臣说:“请趁热吃了吧?”大臣看过去,山芋却变成了两块石头。禅师的奇异举动,让大臣说不出一句话来,只好退出山洞,赶回朝廷向唐皇禀报,唐皇听后感慨地说:“国有此禅师,真是祥瑞也。”

第六个故事是东晋“慧远、陶渊明、陆修静‘虎溪三笑’”。

慧远隐居庐山,历三十余年,影不出山,迹不入市,平时送客常以虎溪为界。

慧远在庐山和诗人陶渊明成为至交,有一位与陶渊明的朋友、曾在镇江句容茅山修过道的陆修静,也在庐山修道。这三人的信仰各不相同,慧远信佛教,陶渊明信儒教,陆修静信道教,但却是好朋友。

一次,陶渊明、陆修静去东林寺,三人谈得非常投机,及至天色已晚,于是俩人起身告辞。慧远出于礼貌就步送陶渊明、陆修静,在不知不觉中走过了寺前的小溪,就连山上的虎啸都能听到,从而打破了慧远“远公送客不过虎溪”的习惯,三人不禁同时放声地大笑。

 为什么这三人的笑,都要成为佳话呢?古人“喜怒不形于色”,而这三人都是有文化的人,却忘我的笑,说明在知己面前还本来的面貌。相传后世以此为题材画有“三笑图”,由宋代大画家李龙眠画,孤山智圆作图赞,苏东坡、黄庭坚等亦盛唱此事。

有多事者,还写有一联:桥跨虎溪,三教三源流,三人三笑语;莲开僧舍,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如来。

“虎溪三笑”的故事在唐代已经流传开来,正如联语中所揭示的,是当时思想界佛、道、儒三教融和趋势的一种反映。不过据考证,释慧远与陶渊明约略为同时人,交往或有可能,而陆修静所处时代晚过百年,所以“三笑”之说纯属虚构。但这个题材日益成为象征三教合流的美谈而脍炙人口。

会员客服
镇江神州门市
有事点这里
有事点这里
有事点这里